安洛斯特_文画双修中

这里安洛,水彩√马克笔√段子√欢迎调戏

【男神x你】说说那个关于花吐症的故事(番外)

好久不见,其实最近一直忙高考,所以不常更文,阿维那篇花吐症就等高考完大修过后连同终章一齐放出,六月六号还有一更,所以嘛....嘿嘿
这个番外是自家公举x约修亚,写着写着就写歪了呢...如果能有留言就好啦
这次出场王子比较多

         这是何等的礼仪欠缺,约修亚望着骑在他身上,蹭着他下身某个部位,披着他的被子,半眯着眼,带着不怀好意的微笑的安洛,感到心累。安洛仿佛不在意般俯下身,慢条斯理地一颗接一颗地解开约修亚睡衣的扣子,大片的肌肤展露于空气当中,不同于哈尔丁的古铜色,但也为约修亚增添了一股色气,光滑的手随意游动着,戳戳胸肌又摸摸腹肌,引得约修亚一声闷哼,安洛正摸的爽时,却被约修亚拉住了手,“适可而止吧,你,很重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哈?羞羞你这样,真的很不礼貌啊,居然当着女孩子的面说人家胖...明明是瘦好吧,怎么吃都不胖的,怎可能胖啦,啊,对了,约修亚,你,快躺平张开双腿让我【哔——】”安洛一把甩开约修亚的手,报复性的重重地蹭了蹭约修亚,随后,慢慢地解开睡衣,“现在,是夜袭哦~修酱毫无防备的样子,十分可爱哦~”
         “....说什么呢,是要接受调教了吗?真是...要准备什么类型的调教呢?”约修亚无奈地看着安洛,思考着次日的调教,却没发现安洛逐渐黑起来的脸....
         “嘭!”一把刀子插在了约修亚旁边,若不是约修亚躲闪了,那可就不是被削掉一点头发那么简单了,“所以说,约修亚快躺平哦?”与平时调笑的语调不同,这次带有威胁的意味,金色的瞳孔黯淡着,带着一丝黑化,糟糕....
        于是乎,约修亚不假思索地,凭借着男性自身的力量,一把拉过骑在他身上正得意的安洛,翻身将她压在床上,可安洛怎会乖乖就范,被压在床上后,马上翻滚着起来,并打算抬起腿,谁知约修亚是如此手疾眼快地,抓住了安洛准备踢过来的腿,慢慢地凑近大腿根部,并在大腿内侧留下印记。
        “呜——”感受到大腿内侧异样的安洛瞬间红了脸,想爬起来却被按了下去,“这是惩罚,惩罚夜袭的坏孩子呢。”约修亚看着安洛羞愧的样子,轻轻地笑出声,没想到,平时懒散,喜欢撩王子的安洛也有纯情的一面啊。
        说起撩王子,无非是大晚上的,和利卡去厨房做点什么有趣的事,在基斯看藤目的书时钻进他的怀里,搂住他的脖子和他一起看,在加里脱下厚重的外套时,飞扑过去把头埋在加里胸前,高兴地蹭着,引得一旁的基尔巴特恨不得掏出小刀来,又或者抱着赛菲尔的翅膀不撒手,直至赛菲尔脸色脸色潮红才撒手,还有故意调戏耿直的吉柯...
         “公主殿下,您在这里吗?”门外传来纳比的声音,大概是感觉到了安洛的气息,纳比推开门,看见了眼前香艳的一幕后,“嘭”地关上了门,“对对对不起,公主殿下,还请公主殿下不要过于操劳了。”说完,纳比风一般地逃跑了,居然闯入了约修亚的房间,还有....
        “楼上又开始了喵....来开个茶会吧喵~”正在和不可思议之国的众人打着扑克的柴郡猫无奈道,一会得分散下注意力,不然可麻烦了啊...
        “哼,区区仆人又去找约修亚了,跟别人跑了可不行啊。”修尼吃着小饼干,不高兴道,一旁的希纳塔鼓起腮子,用力地抱紧了小桃,带着怨气说着“明明小洛洛是我的...”
        “佩科也...”佩科不高兴地低下头,双腿前后摆动着,看得一旁的哈尔丁各种心疼,已经有好几天没和正太们一起玩耍了,都是约修亚的祸啊...这可要怎样安抚正太们呢,哈尔丁感到头疼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啊啊啊,可恶啊,还想帅气地【哔——】了约修亚的,结果...”安洛抽回腿,一脸幽怨地看着约修亚,可约修亚不为所动地,淡定地将安洛拥入怀里,轻柔地抚着她的背,安抚着,“虽然你很想【哔——】了我,但是,你累了,睡吧,明天再惩罚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困意向安洛袭来,安洛也就着困意,抱着约修亚入睡,微风吹起窗帘,将与夜色融为一体的花瓣带入,使得华丽的地毯上留下点点花瓣。
出奇的安静呢,今晚。
次日
        约修亚是被咳嗽声吵醒的,咳嗽声使他望向来源,发现安洛拼命地捂着嘴,鲜血混合着花瓣从指缝落下,颤抖的身躯使得安洛显得格外可怜,看到这,约修亚不容分说地拉开了安洛捂着嘴的手,看见鲜红的血液狰狞地沾在她的嘴边,白色的发丝也沾上点点鲜血,鲜血正往下滴落,随着鲜血滴落的是一朵散发着香气的成型的花朵,被约修亚惊愕地望着,安洛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,“我...抱歉!”说完,安洛便冲出了房间,染血的花朵孤零零地躺在床边,约修亚只是触碰,便感觉异物涌上喉咙,随后,是花瓣的涌出,花吐症...
         安洛快速地奔跑着,穿过狭长的长廊,来到了花园,河水在掌心流淌着,洗去了安洛脸上的血迹,可终究洗不去花吐症,自古以来,花吐症的解药就是恋人的吻,得不到的话,便会死去,为此,必须攻略约修亚,可是,有洁癖的他怎可能会被攻略,攻略什么的,揪心啊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哎?是安洛啊。”樱花惊讶地看着安洛无精打采地坐在河边,与平时那热闹的小姑娘不同,现在的安洛就像是失恋。
         安洛见来者是樱花,便扑到他怀里,樱花用宽大的和服袖子拥着安洛,并且亲吻着安洛的额头,“没事的,无论发生什么,我都会在你身边,所以,有烦恼的话,跟我说说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待安洛将事情告诉樱花后,樱花抿了抿嘴,“既然是喜欢,就去说明吧,与其憋在心里,不如说出来,当初我也是这样...不想因长寿而错过你,所以,请像樱花一样绽放吧,哪怕只有一瞬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真是....谢谢了啊,樱花~”安洛转身向樱花告别,同时快速地跑向约修亚的房间,这时候,他应该在和哈尔丁他们喝茶吧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所以说,约修你惹怒了小甜心咯?”哈尔丁拿起一块饼干,随意地将它放进嘴里咀嚼着,约修亚则一副无奈的样子,刚刚他看到安洛和樱花亲密的行为后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约修亚,我....”话还没说完,门就被关上了,任凭安洛敲着门,约修亚就是不开,“约修亚你开门啊,我只是跟你说明一些东西,我...喜欢你啊...所以,你开个门吧。”染上哭腔的声音传进约修亚耳中,使得靠在门旁的约修亚一阵纠结,刚刚和樱花很亲密,现在来告白,什么展开啊....
        “呃...请你把刚刚的事情忘了吧,是我胡言乱语哈哈,别放心上啦。”说完,安洛想跑回房间时,手被约修亚拉住了,“告白也应该是由我来说的,却被抢先了,很失态啊,所以呢,选择我吧,安洛。”言毕,约修亚单膝跪下,吻了吻安洛的手背,安洛的脸迅速染上红晕,但这红晕很快就消失了,随之而来的是“喔喔喔哦!这就是说我可以继续扑倒约修亚咯?好啊~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哈?”
          少点套路,多点真诚啊,安洛大大
          “看来要给你点惩罚呢。”随后,便吻上了安洛的唇,被用力吮吸着,安洛轻拍着约修亚,直到安洛脸红才放开,洁白的白百合也因此掉落,“明明是我主动的啊...约修亚太可恶了,今晚,一定要捆绑play,就是绑你啦。”
       “那就这么惩罚你好了。”
       围观的红茶们表示,你们又再次成功地闪瞎了他们,很有必要准备墨镜呢。

End.

评论(3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