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洛斯特_文画双修中

这里安洛,水彩√马克笔√段子√欢迎调戏

【男神x你】幻日理论

貌似最近喜欢用歌作梗了,这首呢,是《diaboilk lovers》的《幻日理论》ww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风掠过古堡,吹拂着古堡外的长相极其奇葩的万年老树,树上的叶子也枯黄,被吹落得没剩几片,一阵微风吹过,带走了几片。枯藤上的乌鸦正发出难听的叫声,不时有几只蝙蝠飞来,但很快便离去了。云雾把月亮遮掩着,使月亮黯淡了些。从外看去,古堡内漆黑一片,如果是旅人来到,或许他们会认为这是一座废弃的古堡,可没人知道,此时的古堡,正发生一场不为人知的禁忌的爱恋

         随着眼前的丝带被解开,微微湿润的丝带被随意地扔在一旁,你的眼睛周围红红的,很明显是哭过,你的身上满是代表占有的草莓,这表明就在刚才你们进行了一场原始的索取。借着微光,你看清了撑在你身上的男人,拥有一头银白色的标志性长发,充满爱欲的眼睛正俯视着你,完美的身材一览无余,再配上苍白的皮肤,简直就是标准吸血鬼。

        “索克.......萨尔!”你咬着牙喊出他的名字,见他准备再次压上来,你拿过放在一旁的银色匕首,横在索克萨尔的脖颈前,你的手颤抖着,而面对这威胁,男人并没什么反应,而是玩味似的望着你,嘴边勾起一丝邪魅的笑。

        “看来,你还不明白现状啊,真是不乖,明明小时候可乖了啊。”索克萨尔略忧伤地挑起你的一缕发丝,吻了吻,随后便扭动着身躯,你感受到体内的巨物的摆动,身体便不由自主地跟着摆动,快感也接踵而来。匕首也因此掉落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唔啊.......杀了你,杀了你啊啊....啊~”随着呻吟声的发出,你越发羞耻,杀掉索克萨尔的欲望越发强烈。

        你躺在床上,眼神空洞着接受着一波又一波的冲击。

         泪珠再次滑落,你哭着嘲笑自己“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十年前,你浑身是血地倒在地上,看着双亲在一片燃烧的废墟中被索克萨尔撕碎,温暖的家园被毁,索克萨尔那狰狞地回头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 而现在,你正被索克萨尔压在床上,十指相扣,连抵抗也做不到,只能无力地呻吟着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好不甘心啊,还没向喻文州前辈表白,第一次就这么没了,真是,失败啊我,仇没报,反而被办了,真是失败的人生啊,我存在的意义呢?”你是这么想着,回忆起和喻文州相处的片段,真是美好啊。

         在阳光下微笑的他,被女生包围着优雅地回避的他,任务完成时求摸头,他摸摸你的头,一句“辛苦了,没受伤就好。”的他,被捉弄后,满脸通红又不忘弹了弹你的额头,看你略带幽怨地捂住额头,轻笑着说“小笨蛋。”的他..........可是,现在已经配不上他了吧,像我这种肮脏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喻文州。”你无力地叫出这个名字,却发现索克萨尔的动作停止了,用充满恋爱的眼神望着你,满是愧疚。有那么一霎,你觉得喻文州的容貌和眼前的男人重叠了,以为是错觉,便看见索克萨尔轻轻地抹去你眼角的泪水,捧起你的脸轻吻着,安慰着你“别哭,喻文州会心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你愣住了,刚想说什么时,房门突然被打开了,随着一波文字泡的攻击,你看清了来者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哎呀,喻......啊不索克萨尔大人,在古堡外发现了几只老鼠,要不要清理下啊”你看见了一个长得很像黄少天前辈的吸血鬼贵族冲了进来,貌似是看见了你,他又开文字泡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哎哟,妹子你谁啊,竟然跑到索克萨尔大人的床上来了,该不会是那几只老鼠的同伙吧,我看也是了,这么光明正大地,索克萨尔大人莫怕,看我三段斩把你斩成白斩鸡,看剑看剑看剑!”说着就要向你砍来,你听着心烦,便顺手拿过那把银匕首,二话不说,朝那只很烦的黄毛扔去,虽然没扔中,但看着黄毛一副“卧槽”的表情,你感到满足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们闹够了没有,夜雨不知道打扰别人进食是件很失礼的事吗?还有你,添什么乱。至于入侵者啊...我倒是有个想法,不知小姐你愿不愿意配合下呢?”

        说着,索克萨尔便拿过长的很像黄少天前辈递来的酒杯,不容你拒绝地给你灌下了,你想反抗,但奈何你被他强迫着张开嘴,想打他,但双手被不知何时过来的那只黄毛吸血鬼用皮带绑住,反扣在头上,你看着他,想起了一张通缉令上的吸血鬼,金黄的长发,太阳般的笑容,神烦的个性,那不就是剑圣夜雨声烦嘛?!难不成夜雨声烦就是黄少天前辈嘛?那位在吸血鬼猎人协会中很出名的话唠剑圣,原来就是吸血鬼吗?你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    随着猩红的液体灌入,你感觉身体越来越狂躁,有破坏一切的冲动,特别是对人类,你被自己吓到了,这不是吸血鬼吗?!一刹那,你觉得很崩溃。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拿起放在床边的一件被精心设计,用心打造的晚礼服,笑着帮你穿上,还拿过漂亮的头花,别在你的发间。末了,便把你抱进一个水晶棺材里,给你施了个咒术后,看着你睡去了才把你手上的皮带解开。

        随后,喻文州便随意地拿过一件丝质的黑色浴衣穿上,披上黑色的袍子,拿过灭神的诅咒,倚靠在窗台边。

        古堡外的战斗正在进行。

        你是吸血鬼猎人,今晚你率领着小队出发来此暗杀索克萨尔这吸血鬼,你打算先去看看什么情况,便自发当先头部队了。你顺利地翻进了索克萨尔的房里,看到熟睡的索克萨尔躺在床上,当你靠近床边,准备动手时,手却被拉住了,接着,你感到一阵眩晕,便发现你被压倒了。随后便发生了开头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 当索克萨尔走后,便有仆人把你抬到古堡的大厅放置好,无视了凌乱的床单及盛开在床单上的嫣红的花朵。此时的索克萨尔把棺材盖打开了,自己坐了进去,搂着你,正玩弄着你的头发。

         古堡的大门被踹开了,你的小队来营救你了,他们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正中央的你们,正要去救你时,被一群吸血鬼包围了,夜雨声烦,流云等,都是通缉令上的极其危险的吸血鬼。真是一场盛宴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你是被枪炮声吵醒的,睁开眼便看见夜雨声烦挥动着手中那把闪着冷光的,将无数猎人,同胞斩杀的剑——冰雨,血花飞溅着,述说着这场战斗的惨烈,夜雨声烦浑身沾满了鲜血,只见他擦了擦眼前的血,然后轻笑着提起冰雨,再次参与战斗。

        你的伙伴们一个接一个地倒下,你想去帮他们,无奈被索克萨尔压制住,你转过身时,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 眼前的男人黑发飘扬,漆黑的瞳孔正温柔地望着你,只是,在你腰上的手没有放开。这分明就是喻文州啊!

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,前辈,为什么前辈是索克萨尔啊?为什么啊啊?”你扯着喻文州的衣服,希望喻文州能给你一个解释,但喻文州始终紧锁着眉头,什么也没说,只是把你拥入怀里,在你耳边轻声说了声抱歉,别看。

        你感到很委屈,便一把推开喻文州,向你的小伙伴们冲去。

        本以为他们会高兴,哪知道他们露出恐惧的神色,你的副队长马上指挥道“由于队长阵亡,现在由我担任队长,全体队员听令,目标转移,目标是前队长,杀无赦!不要留活口!!”说罢,便有队员向你冲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们怎么了,我.......”你正要跟他们理论,却看见。自己的头发以可见的速度变白,你之前所受的伤也快速愈合着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啊————!”你抱着头痛苦地嚎叫着,竟然成为了吸血鬼,这要怎么活!当队员们快杀到时,只见喻文州把你抱起,转身,身后是夜雨声烦,流云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消灭他们吧。”随着喻文州一声令下,古堡内便开始了惨无人道的狩猎,喻文州捂着你的眼睛,把你抱回卧室,一路上,你听着小伙伴们的惨叫,洒下了绝望的泪水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存在的意义啊,对我来说就是太阳,很温暖,人类,就是这样,对同类自相残杀,成为吸血鬼也好,可以度过千年时光,笑看人间沧桑,抛弃他们吧。”喻文州抱着你,安慰着你,而你还沉浸在悲伤中,你瞥见喻文州袍子上的佩剑,便一把抽了出来,向喻文州砍去,哪料喻文州躲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你又向喻文州挥去,却被喻文州的咒术伤到了,“何必呢?”喻文州轻叹着摇头,看着你。

         倔强的少女流着泪,同敌人厮杀着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就一直厮杀着下去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窗外月色正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 呼呼,写完啦23333感觉最后还是离题了qwq喻文州苏不起来啊qwq目前有脑洞了,还是根据歌写文的,江波涛x你(六兆年零一夜物语)黄少天x你(太阳与向日葵)大家想看哪个先?这种文会以歌名为题。最后,高三加油ww


评论(55)

热度(41)